TOAST X 樂樂咖啡

樂樂咖啡 是TOAST的好夥伴,主理人- 蔣哥默默 是TOAST地下顧問的角色,以他個人在咖啡領域的經驗與知識協助我們開發咖啡器具,幽默風趣的蔣哥總是能在嚴肅的討論裡找到歡樂的縫隙,而樂樂咖啡就像蔣哥本人一樣,用認真的態度提供咖啡與餐點,店內空間則舒適柔軟的令人放心又放鬆,沒有距離。

TOAST:跟我們分享一下接觸咖啡/ 手沖的歷程吧!


蔣哥:大約是10年前吧!其實當時我完全不懂咖啡,不但沒有跑咖啡店的習慣,甚至是不喝咖啡,會決定要開咖啡店是因為太太很喜歡跑咖啡店,常常就是帶一本書或自己的電腦泡一下午這樣,跟我們現在店裡的客人很像,在決定開店之前,太太在日商工作了十年,我在內湖做工程師,屬於非常典型想不開的組合,但對於門外漢來說,其實決定開咖啡店是一件會令人很興奮很開心的事,對咖啡店的幻想非常嚴重(笑)。
真正開始接觸咖啡,則是決定要開店以後才開始做功課,當時台灣的咖啡店還沒有那麼多,自己對咖啡的認識也還是很片面,然後從黑潮、Rufous開始去拜訪,印象很深刻第一次在黑潮喝到蜂蜜卡布奇諾、在Rufous喝到卡布奇諾,才知道原來咖啡是這樣的味道,後來Rufous的小楊幫了我很多忙,也推薦我們到日本去參訪一些名店,才開始對咖啡有比較不一樣的認識。

TOAST:在入門手沖的過程中有沒有遇到什麼困境?能否提供一些建議給正要入門手沖的朋友們


蔣哥:手沖的話大約是4-5年前左右才開始慢慢接觸,那時候觀念還比較混亂,沒有確實知道自己在做甚麼,剛開始都是觀察別人怎麼沖,比較一下其他比較知名的店的做法,尤其日本的咖啡店手沖的方式更多元。手沖比較特別的地方是器材的選擇很多,流派也很多,退到最前端來講的話,會建議大家從挑順眼順手的器具開始,手沖的原理其實很簡單,就是粉水接觸的時間,科學來講其實就是萃取的問題。之前有上過一個課老師講了一個觀念我很認同,老師在實做的時候給每個人的手沖壺和濾杯都不一樣,他要教給大家的觀念就是,咖啡跟器材沒有絕對的關係,大家在用一樣的粉量一樣的水溫一樣的水量,但因為濾杯流速不同,手沖壺出水的力道不同,因此不同器具沖出不同的風味,最終回到的問題就是水和咖啡接觸多少時間。

TOAST:對DRIPDROP玻璃濾杯系列的想法


蔣哥:我其實是有參與這個系列的開發,最開始的設定就是希望這個濾杯的排氣順流速快,因為手沖怕的就是細粉堆積在濾紙尖端造成堵塞,當然這是可以用技巧來避免,但我們希望這是可以讓入門的使用者也能上手的,提供一個先天流速較快的濾杯會比較適合,對入門消費者的立場來說,比起使用還不熟悉的技術來提高流速的話是相對比較困難的,因為要慢一點的流速其實用增加粉量或磨更細的粉就可以達成,基於這個理由,所以提高了肋骨深度,提供順暢的排氣與流速,這樣的定位對消費者來說比較直觀。

TOAST:推薦我們一款樂樂販售的咖啡豆是適合DRIPDROP來表現的


蔣哥:其實是每一款都適合 哈哈哈~ 但若真的要選一隻推薦給大家的話,我會選擇這支頗為特別的日曬哥倫比亞 (薇拉省-聖奧古斯丁-克勞迪婭莊園,抱歉名字很長XD),我將這支豆子烘為淺中焙,保留前段的櫻桃果乾香,層次清晰,香氣十足。中段口感飽滿,後段留有微微的焦糖甜感,充分展現日曬發酵的豐富韻味。用DRIPDROP濾杯,可透過不同的沖煮手法與流速表現出不同面貌的風味。


TOAST:對樂樂咖啡的未來有甚麼期許嗎?


蔣哥:近期的目標就是希望可以把樂樂咖啡豆的品牌做好,讓大家除了可以到店裡現場享用咖啡之外,也可以把樂樂帶回家,咖啡的口味是很主觀的,用咖啡豆表現自己的想法的時候,可以透過不同人不同的沖煮手法,透過烘豆的過程跟客人建立新的連結。

DRIPDROP 玻璃手沖咖啡器具系列

以「日常中的不尋常」為靈感,推出 DRIPDROP手沖咖啡系列。以圓與橢圓的對話為主要設計概念,創造出能夠融入各種日常場景,又能讓人在使用時感到驚喜的咖啡物件。

Back to list